FC2ブログ

Profile

AsakaMomo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Link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FC2 managemented FC2 managemented

コメント

第一次在这里回复~俺是从AKIHIKO那里爬墙过来的~谢谢!!谢谢到上天入地!

我要ABC,收藏起来~~orz

90年……才两岁……第一次听还是从师姐的磁带里听草蜢唱的…现在听着也一样让人忍不住要蹦起来~前几天在旧杂志摊里看到了八几年的杂志,里面还有少年队的大图~

一年前还半夜爬起来看东山纪之过去演的源氏物语来着


另外还有件事哈~我跟AKIHIKO约定过要写MSSP里那件T恤的同人文,以前每写同人都会配插图,这次也不例外。但视频我现在的小电截不下来,AKIHIKO的BO里有转亲的图,所以就找到这里来了~

这是我做好的海报图。昨晚也给AKIHIKO发过短消息,不过她还没有回复我。要是不同意我用亲的图就说一下哈,我好拿去修改。

文以后我会发在NBJ里的。鞠躬~磕头~

这是地址http://img501.imageshack.us/img501/8735/aki6ba.jpg

板凳。
我爱你呀。

>RENNATSU.喲喲。。。這個有人喜歡真是太好了。。。(畢竟是風扉萬千的idol啊orz)我也喜歡東山大叔的。。。跪||||||
可是我才知道草蜢有翻唱過這個= =
那個截圖隨便拿去用吧^^ 因爲我進不去NBJ,文章寫好可以帖我看麽> < onegai。。。
ps.截圖有需要的話還有的,那個我裁剪縮小過了- -b

>aki.你這表白狂,我也愛你=3=

元旦礼物你敢取消的话我咬死你= =
我还在找图呢= =最近看上刚大叔的大衣
请见06MYOJO。。。。

那就谢谢啦~m~ma!!其实我需要RYO的图,只要没有麦克风挡住嘴的就行~~!我这边有很多P的了,不过因为现在写东京少年茨冈主要是亮山和NEWS,所以每次做海报关于RYO的部分时都让我抓头发~~

那我过会就贴在这里吧。akihiko还让我加背景音乐来着,最后选了OR的花~外加另外两篇东少的番外当买一赠二~嗯嗯嗯。这还是我第一次写这类同人,之前写的两篇全是架空的~

其实……早上听了少年队~~我就好想用这首歌子做文文的背景音乐啊,咬咬咬
千叶之海你可以进去吗?我的文在那里也有贴~

草蜢那个还是N年前一个叫什么永远的朋友里的一首,张国荣那时候还活蹦蹦的==据说好像也是我戴着尿布满街爬时出的一个歌星合辑。

[亮山NewS] SOON DANCE PARTY(为12/23 MSSP写的特别篇)

“今天刚进了一批虾,非常新鲜。”

听话对象的脑子并未朝着老板娘预想的方向顺坡下驴,店中其他客人都在专心吃东西,唯独这两个男孩打从一进门开始心思便完全没放在吃上。

“晚上就回大阪了,你干吗临走前还跟老头子闹啊!”

话一说出口,刚被老板娘胜利劝诱开始看菜谱的亮眼睛顿时竖了起来。要是时间再长一点,或许他的目光真能在对面的山下脸上凿出几十个小窟窿。

“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当坏人,就该让老鬼知道大家都不是傻子。”亮梗着脖子,“为了银行里有更多哗啦乱响的福泽谕吉,他也不会为了这个把我踢到一边去!”

“小亮算我求求你……”山下合掌做出拜托姿势,哭笑不得地说,“多少还是收敛一点吧。只不过因为我掉了几斤肉你就像火上房似的,将来万一老头子又耍出什么新花样,是不是必须把事务所掀个底朝天你才爽啊?”

“你拍戏掉磅关我什么事!我就是看不惯他把你往死里用!又不是机器人,谁受得了那种强度的工作?!你总说的没事没事,等到真趴下了哭都来不及!那个老鬼能做什么?顶多让秘书打电话订花篮!”

山下很想笑,忍了半天才说:“行行行,我一定小心,保证不会有那么一天。”

亮又竖起眼睛,在旁边早等得不耐烦的老板娘这时趁机插进来。

“请问……两位客人……”

“保证?说你傻你就流鼻涕!今天躺在排练室后面椅子上挺尸的呆子是哪一个啊!!”亮根本不理老板娘,盯着山下凶巴巴地数落。

“嗯嗯嗯……我只是不小心犯困而已。你用不着在意这个。”

“鬼才在意!!”

“请问……客人……”

“对了,你回去顺便帮我把这盒东西带给内。”

“不要转移话题!”

“那个……客人……”

“是舟和的芋造羊羹哦。幸亏有你不爱吃正好他又爱吃的东西,否则没下新干线就会消失了。”

“你有时间跑到浅草排大队买这个,干吗不给我老实回家睡觉?!”

“喂……客人……”

亮啪地放下菜谱,瞪着老板娘:“知道了大婶!你们的虾很新鲜是不是?我要一份炸虾饭!炸虾饭!另外给这个人来杯冰水就行了!他不吃不睡照样能活蹦蹦地待着!!”

老板娘终于如释重负离去,很快便送来热腾腾的炸虾饭和冰水。山下眨巴着眼睛,亮刚瞧了一下立刻没好气地问:“你傻笑什么?”

“哎?我没笑啊……”

亮挟了一只炸虾塞进嘴里,随即把碗推到山下面前。对方装做不太明白的样子,直到满嘴炸虾的亮开始拧眉毛他才笑着拿起筷子。牙齿咬下去可以听到脆皮的轻响,但下一秒亮便活像被电打到一样跳下椅子,半个身子趴在柜台上将那只咬掉大半的炸虾举到老板娘鼻子前。

随后,山下许久未曾听到的又破又可爱的大阪腔在店内鞭炮般响了起来。

“大婶!没你这样做生意的!头上三尺有神明,诚信待客财源滚滚来!这哪里是炸虾?分明就是面团上塞了个虾尾巴!!”

“喂!客人!”

……

因为还处于下班高峰,车站里满满都是人。山下对亮“不用送,快点给我滚回家睡觉!”的命令根本不予理睬,坚持留下来陪他等车。过了一会亮起身去买饮料,山下独自坐在公告栏旁望着远处出神。

对于今天的那场小争执,山下非常清楚亮是由于何种原因才会暴走。最近自己工作的确很累,拍戏,宣传,马不停蹄参加各种活动;学校那边只能请假,功课不消说拉下了一大堆,人也开始变得逮哪儿倒哪儿恨不能二十四小时睡翻过去。

这一切当然逃不过亮的眼睛。

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可以把两层楼板闹翻的排练室里睡着的,没有人能说清。从入事务所到现在,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亮和社长起争执倒并不鲜见,对方似乎也能察觉出更深一层的意思,很轻描淡写地放过了他。

那个过去从早到晚踹门砸墙喊着要回大阪的家伙,现在居然会直盯着老头子的眼睛说出:“NewS对我同样重要!就算把我出东京我照样会拽上内一起跑回来!!”

“一双毒眼,一张铁嘴。”

混乱过后手越站在山下背后笑着这样说。稍微压低几分的后半句,仿佛只是想说给身边的NewS成员听。

“天底下最柔软的一颗心。”

现在,天底下最坚硬的一只鞋不客气地踩上山下的脚背。“笑得活像发花痴!喝茶!!”

手机叮咚作响,打开一看才发现是成亮传来的电邮。

“还没回家啊?早点休息吧~”

正纳闷时,旁边的亮轻描淡写地解释说:“豪华机械部队第一波攻击。”

“哎?”

“临走前说好的,每人负责轰炸两小时。明天下午又要录节目了,在那之前大家按照级别严重情况从发电邮开始提醒你休息。成亮打头阵,然后是手越、田、草野、小山还有在大阪的内。如果到达田那一级别你还没有老实上床睡觉的话,草野就会发电邮给你妈妈和妹妹;如果还不行,小山就会打电话直接到你家去;如果还不行,内就会很温柔地去拜托你家邻居;如果依旧不行——”

他瞧着山下,眯起的眼睛里突然满是坏坏笑意。

“关8演出时我就把你和那个老鬼活活吓到双脚离地!”

说完便开始悠闲喝茶。

这些家伙跟当初有什么不同吗?抑或是他们身体里的某一部分始终在顽强自由生长着根本未曾改变过?山下看着手机屏幕上成亮在电邮最后部分打出来的笑脸,四处的人声此刻突然跑到了九霄云外,犹如春天安静雨林。

“没关系,小亮。”他轻轻说,“最难的时候已经熬过去了,只要坚持住总能有回报。我会精神百倍活蹦乱跳地等你和内一起回来……”

“……那就麻烦你多等几天。东京乌鸦太多,是棵树上都有十几只。还是大阪好,什么都比东京好!”

他们再没有说话。一个喝茶,一个打瞌睡。装衣服和鞋的袋子散在脚边,卸下全部装备的样子。

列车驶进站后,亮没有耽搁太多时间立刻上了车。这回山下倒是没有等到发车才离开,而是非常主动地说要回家睡觉了。

“代我向内问好哦。”

“知道。演出你也要加油。”

“啊……”山下垂头停了两三秒,突然笑起来,亮闪闪地眼睛。“平安夜前上MS的时候,我也会让你两脚离地的。”

“什么?”

没有再解释的意思,男孩摆摆手说声走喽便转身离开。只剩下站在车门口的亮,如坠五里雾中。



说好上场前去拍大头贴,陪同的工作人员开玩笑地说团员们真是老神在在。但刚刚走出休息室,经纪人便在通道里把山下等人堵住了。

“山下,你怎么穿着锦户的T恤?负责服装的人没搞清楚你自己也没注意吗?”

男孩淡淡回答:“演出前跟社长说过了,大家会乖乖参加节目,但请他不要管我们穿什么上场。”

“这身跟锦户一模一样的打扮,观众会怎么想啊!”

“没有一样啊。”草野插嘴说,“裤子比锦户那条破许多哦~~”

“这个脑袋长得也跟锦户不一样哦~~”手越跟着火上浇油。

“观众想上天去也无所谓……”山下依旧淡淡地笑,“当然,如果还有人为此两脚离地的话那便更好了。”

“可是——”

似乎该有人出来唱红脸,成亮从刚刚经过的工作人员那里借到一把多功能剪刀在经纪人眼前晃了晃,随即交给小山。

“要不一样也容易。”小山说着抬手就在T恤领口上来了一剪子,拽住轻轻一扯,圆领口顿时嗤啦一声裂成两片。

草野显然不太满意。

“都啥时候了还这么温柔干吗啊!”

又撕大了一点。

“不成,要照顾眼睛近视的观众,电视特写再大也看不清楚。”

成亮伸出爪子。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山下是成年人~”

田和手越纷纷扑上去……

准备上场之前,小山还在看刚刚拍的照片。山下从后面走过来将下巴压在对方肩膀上打了个大哈欠。小山并不看他,随口问:“安抚经纪人顺利吗?”

“风平浪静。”山下望着照片上大家的笑脸,“内的外套你穿着也很合适嘛!怎样?弄好了?”

小山一言不发将外套脱掉一半翻开,衬里正中用胶带结结实实粘着内的照片。

“为了避免老头子挑刺,你除了笑和唱歌以外最好少说话。”小山说,“我和草野商量好了,今天就让我们来当城墙。”

还没有完全听明白,旁边的手越补充一句:“还有我呢,全程负责笑场。”

山下扬起脸,平素总是拒人千里之外的眼睛蓦然多出许多柔软温暖的味道。舞台监督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没时间再多说什么,所有人开始走向出口。

迎面是一片灿烂如雪的光影,山下阖眼在心中慢慢微笑一下,踏上通向前方的台阶。对他来说这只是场稍纵即逝的舞会派对,所有的欢乐,所有的奇迹将在结束之后方会呈现。

属于八个人的未来和新的旅程,都才刚刚开始。



电视录影中那个特写足够大,坐在暖被炉边的人也并不是瞎子。羊羹啃到一半几乎被噎死,内四脚朝天躺在榻榻米上连打了两个滚才笑出声。亮已经是第七次拿起手机。上面还保存着山下在演出前传过来的电邮。

橘色棕榈T恤,贴纸上自己的名字,内的外套和照片。

“我从没有离开过,以后也不会。”

回大阪那天晚上山下这样对他说过。

“我就在这里等着。”

就在这里——

……

“内,去东京的行程表已经定下来了吗?”

内叼着羊羹视线依旧落在电视上:“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

关上手机凝视画面中那个冲着镜头扬起外套的身影,亮微微一笑。

“只是突然想早点拉你回东京看乌鸦……”

[故事海报地址]
http://img501.imageshack.us/img501/8735/aki6ba.jpg

[亮山、NewS]东京少年茨冈番外 少年恶棍旅行团

拳头马上正中面门之前的那个瞬间,山下相信自己完全有能力躲开。然而只是飞快地一闪念,他便没有动。简直如同骨头碎屑戳进血管发出的怪响,少年身子晃了两晃,脚却没有移动分毫。


他皱眉摸摸嘴角,牙齿好像有点松动了,舌头间到处都是腥甜味。


“血不要咽下去,吐出来。”


亮淡淡说,脸上看不出一点因为山下未能躲开自己这拳而出现的诧异或歉疚。他甩了甩手,平静地对旁边目瞪口呆的藤之谷吩咐着:“你发什么呆?去找由嘉阿姨要点冰块,过不了多久那小子的脸就该肿了。”


如梦初醒的藤之谷连忙起身跑进米店。扔下吃到一半的鲷鱼烧,斗真抓抓头发哭笑不得地叹口气。


“我说山下,再这样下去你早晚会死得不明不白哦!”


“是我不好。”山下捂着生疼的脸笑了笑,“因为是随便练练,我以为小亮只是意思一下不会用太大力量。”


亮弯腰拿起先前扔在斗真身边的衣服,听到这里便忍不住说:“讲好了动真格的,不然让我教你打架还有什么意义?刚才明明可以躲开,就因为出手的人是我你才不动的吧?!别当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看见小亮的脸就狠不下心了。”山下仍旧笑着双手合十。“要不拜托——你只要戴着张超人面具我准能避开。”


“老这样可不行。万一哪天我们成了你的敌人,你是不是就该眼睁睁地送死啊?”


“不会的。”


山下摇摇头,完全是一副没有被半点世俗污染的纯真笑容。单纯而执拗,干净到让人心疼。


“我绝对不会背叛你们,所以我相信你们也绝对不会背叛我的。”


又热又辣的东西一下子涌进喉咙,惊心动魄地爆裂声。斗真垂下眼睛没说话,去啃那块已经有点凉了的鲷鱼烧。


两分钟后,小山骑着一辆叮哐乱响的自行车东歪西扭地从街口冲进来。明明还是冬天,他的脑门上却全是汗,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亮眼疾手快蓦地攥住车把,将他从上面拽了下来。


“小山你这是咋啦?吃拉面没给钱?”


根本没心思斗嘴,小山立起眉毛把亮推到旁边,擦掉脸上的汗对斗真说:“草野在忍冈高门口被台东的家伙抓了!内他们要去抢人,我没劝住,现在他们可能已经到浅草桥车站了!”


“因为什么抓人?”


“草野一直在靠和人斗拳挣生活费。这回忍冈高的高木主动找上了他,结果草野把那小子打得从楼梯上滚了下去。高木的几个弟兄要报复,找到了台东的二宫和也……”


“混帐王八蛋!”


亮抓着衣服就朝外面跑。山下探身去拉,没能拉住,急得连声喊:“小亮!你别干傻事!!”


鲷鱼烧包装纸扔进旁边的垃圾筒里,斗真扳开山下的肩膀抓起自行车。


“车借我用。”他看着小山,“你现在回两国车站去!用不着找太多人,三十个就行。先在柳桥车站边等着,需要时我会给你打电话!”


小山答应一声忙不迭去集合帮手。斗真刚骑上车,没等到任何话的山下紧揪住他的衣服。


“喂!我跟你一起过去!”


带着若有若无笑意的表情,斗真从刚来到身边的藤之谷手里拿过冰袋拍在山下脸上。口气温和而不容反驳:“你最好别插手。这是茨冈的事,你又不是茨冈成员,万一碰上警察就糟了。”


“可帮朋友的忙总应该吧?再说我跟台东的家伙打过不少架,就算没加入茨冈,天底下的人也早认定我和你们是一伙的了!”


“山下。”斗真静静地说,“到今天我还是那句话,你最好不要跟我们混在一起,这样可以少受点伤害。”


说完,他掰开对方的手骑着那辆破自行车走远了。


……


听见“咚”地一声响之后,内便觉得眼前所有景物开始慢慢变成红色。他暗暗骂了句脏话,用袖子抹把脸,厉鬼一样站在空地上。田和手越已经完全陷进混战之中,根本无法抽身帮忙。成亮好容易打倒一个比自己高两头的胖家伙,气还来不及喘半口便连忙过来。


“要紧吗?”他盯着面前慢慢聚过来的五六个少年,问背后的内。


内从鼻子里哼了声,抬脚挑起被自己从对方手中打掉的铁棍。“想用这种牙签打我?还嫩点呐!臭小子!”


一个男孩刚向他冲出不到两步,整个人突然横到半空惨叫一声斜飞了出去。在他旁边的另外一个还没等回头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也像个破碎的不布娃娃般仰脸重重摔到地上。


所有人都看向出事的地方。


那里站着两个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人。


斗真根本没理会周围的人,自顾自弯腰瞧瞧已经坏掉的车锁,奇怪地嘟囔:“哎呀,这下得换新的陪小山了。”


摘掉压住眉毛的帽子和头巾,亮面无表情地开始用头巾缠手。他注意到指头上沾了对方的几滴血迹,便若无其事地舔了一下。坐在水泥高台上吃爆米花的二宫和也直到这时才有点担心起来。他知道亮的这个习惯,那条头巾就像个封印,只要一缠到手上,今天不把几个人打进医院急诊室锦户亮先生是不会罢休的。


若论一对一的话,这里估计没人能赢得了。而且,还有个手脚同样利索如刀子的生田斗真。


二宫头有点疼。他本意只想把草野教训一顿就放回去。但现在显然已经闹得无法收拾。如果被负责浅草这部分地盘的相叶知道,自己铁定没好果子吃。


“二宫~~要不要我打电话告诉相叶你用私权呢?”


一个悠闲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不用回头都可以想见那张笑得阳光灿烂的脸。


山下把手机举到二宫眼前,相叶的电话号码赫然显示在上面。


“山下智久,你少管闲事!”


“我没有管闲事啊,只是正好想问候一下相叶而已。”少年笑着说,极轻松地蹲下身。

“不过假如通话时他不小心听见这边有人打架,然后我不小心说了一下你的名字,接着又无意中说起你私自抓了茨冈的人……”


说话间,半空中华丽地又飞过去一个身影。


手机屏幕的蓝光在短暂消失后又被按亮,等待通话的图标频繁地闪动着。山下表情不变地端详二宫,眼睛里一点点透出阴沉的烟雾。


“二宫……”


他还是笑嘻嘻地。


“叫救护车的电话可以免费哦!”




妈妈做了五碗叉烧拉面端进来,但小山实在不想待在那个杀气腾腾的屋子里,便说了个“胃好疼”的理由,溜到楼下去找草野等人。


斗真、山下、亮、内,剩下的这四个大眼瞪小眼地坐成一圈。


“别指望我道歉,也别指望我道谢。”


撕掉贴歪了的OK绷,内揉着脸闷闷地说。前半句是给斗真和亮听的,后半句则是说给山下的。


亮把内碗里的所有叉烧都夹走,自己倚在墙边开始吃面。


“如果茨冈现在有老大,你也就不会这么自作主张了!”他狠狠瞧着内,“幸亏我们及时到,不然天就要下血雨了!”


内猛地一摔筷子。


“你以为我不希望啊!大家谁不盼着紧选出个头目来,省得天天像没头苍蝇一样!还不是你们几个互相推来推去都不肯当老大,否则台东敢这么嚣张吗?”


“反正我不成,我只要自由自在地在街上晃悠就行了。斗真你呢,明明可以却又死活不愿意……”亮淡淡地说。


他瞧了一眼山下,还不等开口立刻被斗真抢过去说:“别把山下牵连进来。”


“我说斗真。”内莫名其妙地问,“怎么每次谈到让山下加入茨冈你就抢命一样反对啊?不管怎样总该听听他自己的意思吧。光欺负山下脾气好,你说什么他都不会吭气。”


很多很多要脱口而出的话堵在胸口,破碎成无数浪花残片,尸骨横陈下去。斗真垂眼想了一会,缓缓说:“其实讲心里话,山下的确很适合做茨冈的老大。”


山下差点被面条呛死,涨红了脸没好气地喊。“斗真你开啥玩笑?我连正式的茨冈成员都还不是呐!”


“你的确适合。”亮插嘴道。


“小亮!”


“我以前就说过,你天生就是个在街道上讨生活的人。”抬起头,亮的嘴角弯出一个温暖的弧度。“你知道何时可以不必使用拳头解决问题,凡是认识的茨冈差不多每一个都受到过你的照顾。处事冷静,坚强又负责任,对我而言,茨冈的老大有这几条就够了。当然,我也知道斗真担心什么,就像今天你没有躲开我的拳头一样……”


“喂!既然如此——”内一把揽住山下的脖子,笑着问,“你们还犹豫什么?就让山下做我们老大不好吗?”


他在对方头上重重一拍,像是发誓又像开玩笑地说:“放心吧,山下,我和小亮会和以前一样待在你身边的!下小刀子也会在一起!”


斗真默默放下面碗,没说话。亮用脚丫子踢了踢他的膝盖。“喂!番茄!你呢?”


灯光朦胧地照在脸颊上,睫毛掩出一层淡淡的阴影。半晌,斗真才听见一个不太像自己的声音在空气中轻轻响着。


“我也一样,不会离开。”


……


虽然过去并不是茨冈成员,但由于自己的好朋友都在这个群体里,山下早就在一年前便和各处茨冈成员互相熟识,关系也处得相当融洽。不少人甚至已经将他默认成可以发号施令的领导者,因此宣布山下成为茨冈新头目的决定没有遭到反对。


做为推荐人的亮从小山手里拿过刀子在手心上飞快一划,随即将手伸向半空,微微笑着,锐利明亮的表情。


“请你发誓:从今以后,善待伙伴,绝不背叛。”


刹那的屏息后,山下慢慢重复道:“我发誓,善待伙伴,绝不背叛。”


亮久久望着他,眼神仿佛污浊中最洁净的光芒,泉水流过去,鲜亮澄。最后,他笑着说:


“山下智久,欢迎加入——少年恶棍旅行团。”


相同地划上一刀,山下将淌血的手心放在亮的手心上。紧接着,一只又一只手毫不犹豫地叠加上来,温暖和坚决。所有人都绽开最耀眼的笑容,大声喊着祈愿的话。


斗真站在原地默默看着这一切,直到山下转头询问地望过来,他才深深吸了口气,走上前伸出手。


有人大喊着:“来吧!一、二、三!”


更多的声音附和起来。


“茨冈!万岁!”


电车飞快地奔驰在高架桥上,带着少年们的欢呼声,冲向早已注定的终点……

[故事海报地址]
http://www.flashinn.com/album_pic/user3/rennatsu/2005122214374453.jpg

“小山君~~”

三十秒内无人应声。

“kaba chan!!”

又是一个三十秒内无人应声。

“亲爱的!”

话音刚落二层窗户砰地打开了,里面的男孩刚探出半个脑袋立刻又缩回去,接着就听见隔音不太好的楼梯间里打雷一样咚咚乱响,似乎还有什么东西滚下去的声音。最后,小山庆一郎同学苦着脸鞋都来不及穿好便冲到门外,站到那三个坏笑得几乎倒仰的少年面前。

“宾果!我赢了!”

山下活像中了彩票大奖兴高采烈地举起双手:“我就说只要一叫亲爱的他准飞出来!根本不必费劲!”

“什么恶心叫法啊!简直能把狼招来!”

“那也比你捏着鼻子装女生叫小山君要强!”

“内你是不是眼热啊?下次我会到街上找个胸部特别漂亮的女生半夜里直接到咱们窗户下面喊你好不好?”

“真的吗?山下你说话算话哦!”

“少做梦了你个呆子!怎么也得先让她喊我才行!满街都能听见——锦户君~~”

……

为什么这三个家伙无论何时都可以折腾得如此热闹呢?小山觉得即便把头发都想掉了也不见得会弄明白。每次听到那些又耍白痴又吐槽的对话自己的胃就开始疼,可隐隐地还是有点慕。还是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山下他们总是主动跟小山泡在一起,就算啥也不干也能趴在他家拉面店的桌子上发一个下午的呆,或者睡大觉说梦话流口水。每每到这种时候妈妈和姐姐就戏称他是动物园饲养员,而将亮他们完全看成坏脾气的小狮子,贪睡的小狗以及动不动就脱线的土拨鼠。

“那些孩子应该是特别喜欢你吧,好像对待最信任的家人一样……”

第一次见面后,妈妈便曾发出这样的感慨。是吗?小山觉得不太可能,但妈妈的话却在时光流逝中一步步得到应验。

只要一闲下来没过多会就立刻挨在肩膀上张着嘴睡到毫无防备的山下。

到哪里都硬得像块钢偏偏总是对自己撒娇的内。

看上去异常独立,仍然会主动跑来商量很多事的亮。

难道自己长了张让人见了就想被照顾的脸吗?

从小他就不是喜欢给人添麻烦的孩子。无论脸蛋还是头脑,小山都自认不是优秀的那种。时间长了,他开始习惯当个倾听者,习惯在别人发现前把问题解决掉。于是,他很懂事;于是,他很少提要求;于是——

他总是说不出自己的真实心意。

待在茨冈里也是一样。很多人在很多方面都比他强,小山心里非常清楚。但如果真的开口说脱离这个群体,他似乎又无法做到彻底断绝。原因不是来自外界,而是心里。
来自那些面对他时始终意气扬扬的笑脸。

“说吧,是不是又有人捅篓子了?”

事先不通知就跑到家门口鬼哭狼嚎地叫唤,小山拿脚趾头都能猜出到底是怎么回事。果然,亮用拳头极不客气地敲着内的头说:“是这家伙啦……他在大阪的堂姐要结婚,内想去祝贺又怕惹爹妈生气。你知道他当年可是跟家里闹翻跑出来的……”

“内,你自己想去吗?”

被问的人没有吭声。先前还有说有笑的样子早飞到了九霄云外。

“山下觉得他该去,我觉得根本没用纯粹是浪费时间!”

“小亮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死了!”

没功夫反驳立刻两个人开打。小山把内拽到栅栏后躲风头,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张口就是一句:“要不……我陪你去吧。”

内的眼睛顿时亮了。



穿西装很难受,打上领带就更难受。跪在榻榻米上如同上吊前的等待,小山趁周围人不注意,偷偷拉松了领口,小小地透了口气。和式婚礼已经结束,祝贺的亲友们都已经纷纷入席开始第一轮的吃喝。但唯独从东京远道来的自己和内,则被主人孤零零地晾在外间,没有任何要过来招呼的意思。

小山还记得刚出现门口时在座所有客人完全僵掉的表情,以及内父母杀人的眼神。在东京总是最能吵最能闹的内也突然安静得如同换了个人,甚至连表情都变得像个刻板的小老头。

在父母面前的内就是这个样子吗?小山一想到此心便异常奇怪地缩紧了。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以后,还是不见有人过来。始终沉默的内蓦地站起身拔腿向外走,小山紧揪住他的裤子把对方一下子拽回来。

“上哪儿去?还没跟你爸妈说过话呢!”

“没什么可说的!反正人已经见了,知道各自都没死就行了!”

“胡说什么!”小山有点生气,“你要是真这样想怎么可能会特意跑回来参加婚礼?!明明就是想见他们,装什么装啊!”

“我是想见他们,可他们根本就不想看到我!”内铁青着脸吼起来,“把咱们晾在这里,分明就是嫌我出现在这里给他们丢脸了!”

“内!”

刚喊出名字就一眼看见站在拉门边已经气变了脸色的夫妇俩。还未等小山开口,内的父亲已经冲上来不由分说劈手打上儿子的脸。

“还敢在这里放肆!我们的脸全给你丢尽了!当初你走得多坚决啊,现在还敢有脸跑回来!”

眼看着还要打下去,妻子连忙拦住了他的手。“别在这里打孩子。”

随后,小山放下去一半的心在她后半句话中又咻地揪了上去。

“别丢了身份,我们会成为亲戚们的笑柄的。”

即便从小就被周围的人说成是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即便自己总被当成安静的一个不会制造麻烦的人;即便很少会对什么事表示出异常的愤怒或伤感。即便……

小山抱住被父亲搡到地上的内,用几乎这辈子从来没使用过的音量喊起来。

“为什么要打他!内又没做错什么!”

夫妇显然是没有思想准备,足足怔了半晌。当其他客人闻声过来时,父亲才紫涨着脸恼怒地叫道:“不关你事!像你们这种无药可就的小混混根本就是垃圾!”

“像你这样的父亲才是垃圾吧!!”小山打掉对方要去揪内的手臂,气得眼睛都立起来了。

“为了给堂姐准备礼物内去工地拼命干活:他生怕穿戴不好被邻居说闲话还到处借西装!明知道会遭到白眼和嘲笑还是忍耐地待在这里,难道你们不明白他是为了什么吗?一家人几年不见,难道你们之间剩下的就只有拳头吗?”

“用不着你来教训我!我打我的儿子天经地义!!”

顿觉颜面无光的父亲发作起来,抬脚就要踹过去。小山挡在内的身前,连眼珠子都没动一下。他知道这一脚如果踹到胸口上自己铁定会横着出这个门。但他仍旧留在那里,连眼珠子,也没有动一下。

眨眼间,从外面飞过来一个乎乎的东西不偏不倚正砸在父亲的脸上。落下之后,才看清那居然是只球鞋。

屋里的所有人茫然地望出去,亮蜷着条腿一跳一跳地蹦上台阶,旁若无人地蹦到近前拿起鞋穿上。跟在后面的山下一边拽着系成麻团样的领带一边笑嘻嘻地说:“对不起,失礼了。亮的鞋子很好闻吧~~”

……

夕阳透过薄薄的云层将温暖的橘红光芒洒在河堤的每处角落。小山从草地上一翻身坐起来,还是不太明白地追问:“不是说不过来的吗?”

“你烦不烦呐!”亮没耐性地皱起眉,“我就是想吃大阪的烤章鱼了怎么着?”

知道亮是张铁嘴,只好把针对方向转到山下那里。

“那你呢?”

得到的回答更是没品。一个耍宝似的笑容外加一本书。

“我是来给小山你还书的啊。”

再问什么都是白费力,小山似乎懂了,他无奈地笑着拿过书,看着亮和内跑到河滩上去瞎逛,看着山下吹口哨。

阳光快要消失的时候, 四个人还待在原地发呆的发呆,睡觉的睡觉。内要借小山的书做枕头,拿过去的时候随便看了一眼。

“《麦田守望者》?”他翻了翻,“我记得这不是小山你的宝贝吗?”

还没来得及回答内的问题,亮已经把睡得早背过去的山下拖到面前朝小山身边一放。

“这小子彻底阵亡了。昨天通宵都在打工,现在就是原子弹爆炸也绝对醒不了。”

一时间他们彼此都安静下来。亮阖眼躺在旁边,仿佛睡着了的样子。

“嗳,小亮。”

“嗯?”

“我曾经很想退出老老实实帮妈妈经营拉面店。感觉上茨冈有没有我都无所谓,像我这样不知道变通的家伙,无论到哪里也只能是最不起眼的。可是,有些时候我……”

“小山。”亮睁开眼,静静地望着他,“你是钥匙。知道吗?不管其他人怎么改变模样,只有你始终不会变的。只要有你在,大家总能找到一块可以放心休息的地方。所以,我们才会这么喜欢你。”

定定地坐了一会,小山不太确定地重复道:“真的?”

亮把脸一板:“废话!”

说完他转过头摆出睡觉的架势。

河水轻轻响着,总也不见停止。小山默默坐了一阵,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喂,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你们需要,我都会用超音速出现哦。”

没有人回答他。内把当枕头的书抽出来盖住脸,亮翻个身不客气地将脏兮兮的球鞋搭在小山腿上。山下的脑袋蹭了蹭,温热的脸贴住小山的手……

“喂,你们要睡到什么时候?今晚还要回东京呐!”

……

“喂,你们不饿吗?我胃都疼了!”

……

“喂……我要吃饭啊……”


如果世界上真有自由的麦田,小山觉得自己会做一个守护在金黄芒穗边的稻草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伫立着,微笑着,倾听和等候,在被需要的时候伸出双手,比五月夜里第一场微雨还要温暖。

但是当炙热的季风吹来,稻草人也会散开纠结的身体迎上前,于是整片天空都可以听到它的声音,仿佛从大地边缘远远传来的口琴声。

如果世界上真有这样的麦田,他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最快乐的稻草人。


===========================

送给akihiko的圣诞礼物~ 背景歌子用了决明子的樱花~momo可以找来搭配听哈~

一下子占了不少地方,鞠躬~

[故事海报地址]
http://www.flashinn.com/album_pic/user3/rennatsu/2005122318525965.jpg

>地下.1月還是2月= = 2月的話我有件深藍色這一款的,30塊= = 好東西啊,大紅你喜歡不,那裏還有一件。。。
做的話,你咬死我好勒= =

>RENNATSU.汗笑。。。我去借個id好了,麻煩貼個地址給我吧。。。
那個啊,不知道是不是要關於mssp的,所以截了小亮的live圖,都有麥克風||||||||
http://blog8.fc2.com/k/komomokohome/file/cherish-01.jpg
http://blog8.fc2.com/k/komomokohome/file/cherish-02.jpg
http://blog8.fc2.com/k/komomokohome/file/cherish-03.jpg
以後還要寫閃亮亮的話海報我可以幫忙哦^^ 不嫌棄的話。。。找hiko聯係好了-皿-
ps.少年隊的合輯要不要?我傳一下||||||||

實在太感激了> <
啊我現在要出去啊怎麽辦。。。焦躁ing。。。
等我回來等我回來哦ioi

NBJ的地址~

http://nk.2230.net/index.php

mssp我已经在那里贴好了,以后的东少海报就要多多拜托咧~

亲要是能传合辑我就打滚谢啦~不过我手头没什么宝贝,所以要是亲想看文,我就写文感谢吧~




MOMO你看
我给你找来个这么样的宝贝呢

被R殴飞...我继续爬我的坑
半夜被你家死女人的短信吓到魂都飞起= =

BY看任三郎中毒的某H

我要那个BEST合集..=-=..传传..
楼上那个发短信给我的时候也是快晚上12点了..还好我是关机..= =+..
甜心那个我会帮你留意..不厚道的片子..= =+..幸田JJ的歌..好听啊...T T..

>RENNATSU.我借了id去nbj蹲着慢慢看了^ ^
咋這麽說,我才該謝謝你呢>3<

>老甜.是你害了哦= = 填你的坑吧,you,Good

>女人.今天去找朋友,他從抽屜反出一曡18禁動畫= = 然後我介紹他進步點,首先入門看真人版甜心honey過渡一下||||||||||
那個傳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